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不向世间取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为梦想而生死 (Re.)  

2013-06-25 08:20:40|  分类: 感悟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看电视剧《生死线》,四道风铁血柔情男儿泪长,恨不能随心爱的女人一起去死。

朋友问我:你会为爱的人而死吗?

我反问:你以为真的有人会为另一个人而死吗?

朋友说:有啊。

我淡淡地说:人只会为梦想而死。

 

激烈的剧情,战火与死亡继续在屏幕上演绎,朋友专心地在看。

我却看着屏幕,在心里延续了刚才的对话。

 

人只会为梦想而死。

或者为着某个梦想而视死如归;

或者因为生命里最重要的梦想破灭而心死。

那个人,那件事……只不过恰好被梦想的光环笼罩罢了。

 

就象人只因为梦想而生。

有人说,父母把你生下来,你必须自己活下去,就是生活。

在这份听起来充满悲壮的情愫里,让所有人心甘情愿活下去的,就是叫做梦想的东西。

我们不知道的一个秘密是,让所有人稀里糊涂生下来的,其实也是这个叫做梦想的东西。

 

这个世界上人们梦想的内容各个不同,恰如这个星球上的山川河流千姿百态;

这个世界上人们梦想的东西大同小异,恰如这个星球上的日出日落万古亘长。

 

战争、胜利;事业、成就,自古以来,男人的世界里轮番上演着征服与被征服的豪情梦想----男人的世界,是山川河流铁马兵河中的世界;

有人戏说,男人的梦想,就是“普天之下莫非我土,普天之下莫非我妃。”

 

相夫、教子;爱情、家庭,源远流长,女人的世界里总是演绎着爱与被爱的柔情梦想----女人的世界,是山川河流铁马兵河世界里的男人。

有人笑谈,女人的梦想,就是“三千宠爱集一身,六宫粉黛没颜色。”

 

你问,那孩子呢?

我答,孩子难道不是另一个关于我的梦吗?

 

这不同的梦想,真的有不同吗?

不同的剧情,相同的是那个梦想----当我拥有了世界,我就会圆满。

不同的剧情,相同的是这个梦想----我就是世界对面的这个人,孤独无依的人。

所有的人,都为了这个梦想而生,而活,而笑,而痛,而死……

 

 

有人说,世界上最残忍的事,就是把一个人的梦想撕碎。

 

那一次课堂上,老师问每个人,你生命里最不能失去的是什么?

我记得清清楚楚,自己写下的是两个字:理想。

其实我自己最明白,这么多年支持自己活下去的梦想,就是寻找理想----寻找活下去的意义。

让我活着的那个梦想,就是寻找梦想。

理想,其实只是梦想的另一个表述方式罢了。

 

十几年懵懵懂懂的少年时光,等待成了那些日子里生命的主旋律,虽然不知道在等待什么,现在回首,其实那份等待里就是一份朦胧的梦想。

这些年心如燎原的寻寻觅觅,曾经坚定的以为某些人某些事就是自己在等待的情结,相逢了一些人经历了一些事,却越来越看清楚,褪却梦想的光环,这些人这些事并没有真的特别之处。

 

所有的人,都不是我要寻找的梦想。

所有的事,都不是我在追寻的梦想。

等了这么久这么久,我终于发现,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我要的那个梦想。

努力了那么多那么多,我终于明白,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关于我的这个梦想。

 

奔跑在一个人的黄昏,我忽然清清楚楚地知道了,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我的梦想。

什么也没有发生,我的梦想却在这个美丽的黄昏,悄无声息地蓦然就被撕碎了。

如同一滴露珠自然而然破裂,化成一个气泡飞舞成空气消失地无影无踪;如同已经千疮百孔的幕布,虽然一直不愿去看,但终于还是如约露出了它身后的那面没有颜色的墙。

于是,剧情象是有了漏洞,如同梦中人不小心撞出了梦,情节在继续,那个梦却蓦然有些生涩着可笑。

 

梦却仍在继续。

如同脚下这条一如既往伸向前方的路。

 

是的,迎着风,我在哭。

因为我真的很痛,真的跟传说中的一样,心中响起梦想被撕碎的声音。

因为我真的很喜悦,象是一只风筝终于成了自由自在的蒲公英,随风而舞没有方向----没有要去的地方,再没有了任何的梦想。

 

是的,迎着风,我在笑。

因为我真的很开心,如同那个千年无解的结,却突然被亚历山大不由分说地一刀辟开,只是这样罢了。

因为我真的很难过,如同那个忽然抬头看到星星的孩子,固守着那么多年的黑暗与颔首,原来如此而已!

 

 

世界上最悲哀的事,是本来就在家里,却以为是在流浪;本来富足,却以为是个乞丐;本来完美,却总以为有种种的缺憾;本来自在,却以为活在监牢中不得自由。

 

一直奔跑在回家的路上,总以为幸福安宁的家就在前方那个美好的梦想里。

当我终于看清楚梦想只是一个遥远的神话,真的愿意放下所有充满美好与诱惑的梦想时,却发现自在与安宁一直都在这里。

 

你听到过梦想彻底粉碎的声音吗?

你见到过一个像被捆挷得象棕子一样的人,突然被放开的样子吗?

 

 

梦里,常会梦到自己象是传说中的美人鱼,今生终于长出了双腿,然而习惯的力量两只脚总会绞在一起,一直在挣扎着努力站起来走路。

我深深知道,剧情仍然会继续,梦想一如继往会揪住我还很无力的心,我还会为梦想而生,而笑,而痛,而死……但我已不再害怕,因为梦永远只是个梦而已。

 

我从来都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
你也一样。

 

我们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家。

梦想之外。

 

 

一个人本是大地之子,却在出生后忘记了自己的身世。随着时光的流逝,他的心中越来越强烈地渴望回到自己的家,象这个世界上所有有父母的孩子一样,渴望回归。

他向遇到的每个人请教回家的路,每一个人都会分享自己的观点看法,并提出很多的建议,有的人诚恳地建议他往北走,说那里有大漠落日,很可能就是他的家;有的人热情地建议他往南走,说那里四季如春,说不定那就是他的家......每一次,他的心中都会充满希望----再往前走,就会走到自己的家;每一次,他的心中都会被那个梦想充满----只要走到那里,就可以安稳地回到家中......他一直不停地奔波,带着希望,拥着梦想,不怕辛劳,无畏艰难,在这片土地上,四处游走,寻找自己的家。

虽然,他的家,就在他四处游走的脚下。 然而,他被那些梦想,被那些希望拽着奔赴一个又一个地方,无法停歇一秒中,低头看一看从来就没有离开过的故乡。

 

非常喜欢读记载佛陀文字的经文:所谓世界,即非世界,是名世界;所谓实相,即非实相,是名实相......

就会闭上眼睛附会着唱诵下去:所谓解脱,即非解脱,是名解脱;所谓回家,即非回家,是名回家......

 

无论是好梦还是恶梦,这些梦境已然把我们带离了清净无染的真实。

无论是希望还是失望,这份期望已经把我们带离了圆满无缺的自在。

 

歇即菩提。


We are just our own drama director. Still trapped within our own truth. Sometimes when we touch -- Tathagata-garbha “如来藏”! 生从何来,死从何去
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